特殊考研季:那些和新冠病毒斗智斗勇的考生们




特殊考研季:那些和新冠病毒斗智斗勇的考生们

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 江昌法 见习记者 周雅婷

12月26日,随着最后一门考试的交卷铃声响起,为期3天的2023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落下了帷幕,全国474万的报考人数又创新高。

和往年相比,今年的研考显得尤为特殊。作为防疫“新十条”后的一场大型考试,除了激烈的竞争外,考生们还面临着身体素质的比拼,不少“阳”了的考生被分到阳性考场,发着高烧考试。

在这条充满着“不确定因素”的考研路上,一些人选择放弃;一些人在最后冲刺时刻病倒,拖着病体也要完成考试;一些人想尽各种办法,只为健康上考场;也有人“阳过”之后发现,考试不是人生的全部,健康活着就挺好……近日,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采访了几位今年的考研生,来听听他们在这次特殊考试中的故事。

受访者在自习室备考。

没有人中途离开的阳性考场

“我不像别人一样为了文凭而考研,我是很喜欢历史,本科没有机会学,就想通过读研在学术上能够继续深造。”此次在北京参加考试的湖南妹子周欣甜,从去年11月就开始准备考研,本科专业是英语,打算跨考历史。

管控放开之后,周欣甜也没有做什么特别准备。KN95口罩,是“双11”为了凑单买的,没想到这时候派上了用场。12月初她突然感冒了,开的感冒药还有多,现在也储备起来以备感染后用。“考研期间我很少出去玩,顶多是在学校附近的商场吃饭,总觉得自己不会阳。”

12月17日,周欣甜出现了发烧症状,此时距离考研只有最后的关键一周。半夜的时候头特别痛,她觉得身体滚烫,一量体温到了38.5℃,吃了布洛芬之后才开始退烧。“我每隔一个小时就差不多醒一次。感觉睡了很久,可一睁开眼睛看时间,才过了一个小时。”

高烧那几天,周欣甜整个人像瘫痪了一样,喝水都要妈妈帮忙倒。可只要身体稍稍舒适一些,她又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。“我想把落下的时间补上来,就复习得很猛,除了吃饭睡觉,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。”

最难受的时候是半夜,一边头痛欲裂,一边想睡睡不着,又不能起来看书,“我就一边听着‘肖四’的音频,一边祈祷着时间快点过去,头痛停止。”

临近考试,周欣甜高烧依旧。父母担心她发烧会不给进考场,便带她去人少的诊所打针,连续打了两天针才退烧。眼看着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复习,周欣甜只能抓紧看一些重点以及把未完成的计划尽力完成。“感染对我最大的影响是英语的学习,根本没时间写题,看见一大片英文就头晕。”

周欣甜也好几次想过放弃。“我担心会不会复发高烧,又担心自己没有复习好。加上对于之前延期的说法抱有期待,但现在希望破灭了。”最后在家人劝说之下,周欣甜还是咬牙走进了考场。

由于抗原阳性,周欣甜被安排进了阳性考场考试。阳性考场在另一栋楼,教室小一点,考生中午也在里面休息,直到下午考完才能出去。“我们中午的盒饭,都是学校安排人送进来的。”

在考场上,周欣甜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咳嗽声。“大家‘阳’了都坚持来考试,也没有人中途放弃。”周欣甜也一直咳嗽着,很难受,直流眼泪。考完后,她又不停地干呕,下午找同学借了藿香正气水,才缓解了症状。“感觉自己在考场上强行透支了精力,身体状况反而是好的。但一考完身体就松弛了下来,很虚弱,咳嗽得更厉害,吃不下饭。”身体虽然没有恢复,但周欣甜对考试恢复了信心。“没想到,考前的突击被我压中了不少题,看的最后一个知识点,恰好就是卷子的第一道题。”

“我心态好,不会焦虑。即便考不上,我也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。”面对成绩,周欣甜很坦然。

每场考完都想放弃,下一场又咬牙坚持

11月28日,国考延期,网上就开始有各种小道消息说考研会推迟。

谭雪在感染后,一边吃药一边看逻辑作文课。

谭雪是湘潭人,今年打算考本专业金融学,她很希望考试能延期。状态不好的那段时间,她几乎每天都在网上刷考试是否延期的消息。“当得知研究生入学考试不延期时,我的备考很受影响,很害怕自己被感染。”

放开管控之后,对于疫情,谭雪从没有这么紧张过。她不再去图书馆和教室,也基本不去公共空间,几乎一天到晚都在宿舍里,只有在吃饭的时候会下楼。但即便如此,她还是没有躲过疫情。

同一宿舍的室友先后出现了症状——先是20日一个室友开始咳嗽,第二天发烧,第三天谭雪开始发烧,连续几个晚上没睡着。“在宿舍,只要有一人‘阳’了,其他人‘阳’只是早晚的事。”

这是谭雪第一次感觉疫情离她是如此之近。有一个室友在感染后选择了回家。“那个时候回家,就等于放弃考研了。”

最难受的是第二天,谭雪躺在宿舍床上,爬都爬不起来,完全看不了书。“当时很不舒服,一身酸痛,整个人很乏力,没有心情复习,便干脆停下来休息。而且烧退了之后,感觉记忆力在下降,背的知识点很多都记不清了。”

考试那天,谭雪的抗原是阴性,但有朋友是阳性被分到了阳性考场。考场没有空调,当天的吉首特别地冷,她一双手都是冰凉冰凉的,写字的时候手一直在抖。到了第二场考试,她特意把暖宝宝带过去了,但还是不顶用。“只能是衣服多穿一点,其中因为脚冷得厉害些,我便穿了一双很厚的鞋。”

第二天的专业课是经济类联考,谭雪感到头晕、想吐,特别难受,考到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就不想考了,感觉要昏倒在考场上,她甚至当时想,自己为什么要来受这个折磨。

考场里,大家咳,连监考老师都在咳,此起彼伏。谭雪咳得特别厉害,连写字都受到影响。“我们的专业课有作文要写,下午的考试基本都是简答题、论述题,不停地咳,就很影响自己的写字速度。”谭雪说,自己也会分心,心里老是问自己为什么又在咳嗽。“当时没有带水,就特别想喝水,甚至一度想让老师把她的水给我喝。坐在我右边的一个女生,咳得更厉害,每趟考试都要去一次厕所。”

谭雪告诉记者,也有比她更“惨”的同学,刚好赶在了考试当天发烧,还有的在考试期间又反复发烧了,甚至烧到了40℃。“其实每场考试出来之后,我都决定接下来不考了,但后面的每一场考试还是都去了。”毕竟,能坚持走完今年这段曲折备考路,已非常了不起,谁又舍得轻易放弃呢?

决定弃考的时候,她挥泪与梦想暂时告别

12月15日,距离考研还剩不到十天,夏琪决定放弃了。

受访考生在复习考研英语。

那天晚上,夏琪躲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。她忍不住跟往常一样翻开书,但很快就意识到,自己已经放弃了,还复习干嘛?“现在回忆起来,那晚每一秒都很煎熬。”

在疫情管控放开后,夏琪很担心被感染,影响自己考试发挥,也担心自己考研的过程中“阳”了,回家会传染给家人。“今年考研很多阳性考生会去考试,而且考前两三天要做核酸,身份检验时也要摘口罩,我真的很害怕被感染,想躲过第一批。”

那段时间,夏琪每天都不出门,每次打开门拿外卖都会消毒。“我也很害怕会传染给合租室友,我们两个住在一起,万一感染了她也逃不掉,很担心都‘阳’了没有人照顾。”夏琪说,好在早在放开前,自己就囤上了口罩。

放弃考研,对夏琪的打击很大,情绪也不稳定,为此经常整夜焦虑、失眠。“我的内心是矛盾的,一边想放弃,一边又还在背书。”很快,夏琪把弃考的决定告诉了父母。让她意外的是,父母并没有表示反对,而是难得一致地支持。“他们很理解我目前的处境,觉得不去考挺好的,现在参加考试的感染风险太大,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。”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夏琪的选择,有的朋友对她弃考表示很惋惜。但在夏琪看来,没有什么考试比她的健康更重要。“我才20多岁,还有很多机会和选择,这次错过了,明年还可以接着再考。”

今年是夏琪第一次考研,原本目标是省内一所211院校的现当代文学专业。“我很热爱文学,想再多泡几年大学图书馆,享受大学的生活。”即便已经弃考,但她忘不掉曾经备考的日子。“每当我忙完一天复习看到月亮时,我就很憧憬以后考上研究生也能看到这么好看的月亮,看着它,仿佛心里就有希望,也化解了我一天的疲惫。”

编辑|依依

二审|吴端

三审|欧阳灵溪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临沂理想新旧设备厂-专业的热压机厂家 » 特殊考研季:那些和新冠病毒斗智斗勇的考生们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